首页 > 内容详情
劳动者的期盼
发布时间:2018-03-06

阳春三月,风和日丽,到处都是一派勃勃生机。全国“两会”召开之际,作为普通的社会劳动者,对未来有着怎样的期待?“两会”召开期间,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走进四川绵阳安州区,对基层劳动者进行了采访。

农民刘知辉:“期待国家农业政策再完善些!”

走进绵阳市安州区乐兴镇,眼前是大片大片正在抽枝发芽的猕猴桃林,62岁的猕猴桃种植户刘知辉正牵着水管为果树苗灌溉。

刘知辉所在的白云村是一个山、丘、坝兼有的村子。全村466户、1466人,有耕地1725亩,林地1779亩,缺水少地(主要指水田),基础设施落后。“那时候去镇上赶集,村道只有四五十公分宽、长满茅草,一个单程要花1个小时。”刘知辉说。

2011年,全村纳入了猕猴桃产业计划,完善了道路等基础设施,至2017年,种植猕猴桃1300余亩,其中500亩挂果,150户农户户均收入17800元。包括刘知辉在内的全村21户贫困户已有18户脱贫摘帽。

“我的财产就在地里,整个家庭收入就指望它了。”刘知辉说,“去年收入了3万元,但都用于扩大再生产了。按每亩投入1万元计算,我也有10万元固定资产了。第二轮土地承包期再延长30年,这给我们吃了定心丸。”

谈到全国“两会”,腼腆的老刘信心满满。他希望国家农业政策再完善一些,比如农村保险,“遇上自然灾害或行情不好,有保险公司理赔,自己风险也小一些。”

“国家农业政策好,以后要多参加技术培训,争取早日做一个职业农民。”刘知辉说。

员工何云花:企盼与企业一起成长

走进位于安州区工业园内的绵阳秦川恒源汽车电器有限公司,近乎全封闭的车间内是一派安静而繁忙的生产景象,300余名身穿工作服的工人在机器旁忙碌着。

一线工人何云花正在全自动电脑下线压着机上快速地缠绕着线束。由于家境困难,高中读了一年,2004年,因为爱情,她从安徽宿州老家来到绵阳江油市白玉村,定居、结婚、生子。由于学历和技能所限,初来乍到的她在餐厅端过盘子,商场卖过家具……

2010年9月,何云花应聘到了离家仅10多公里的企业当了一名员工。在顶住家人“上有老,下有小,需要照顾,还有地要种”的埋怨后,在重庆总部参加半年技术培训,何云花正式上岗,从最基础的一线学徒工人做起。彼时,何云花一个月的保底工资只有1600元。

线束是当今电子化、信息化时代行业中发展最快,市场需求量最大,安装最为方便的产品之一。小到通讯设备、大到汽车、飞机等,都离不开线束。近年来,安州区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思路为牵引,走专业化、特色化发展之路,着力打造四川第二大汽车产业园,以秦川恒远等为代表的一批汽车零部件产业公司迅速崛起。公司从最开始仅有2900余平方米的厂房发展到如今占地80余亩、厂房21257平方米,现有员工470余人。何云花的待遇水平也跟着水涨船高,从最开始的学徒工人到技术骨干再到工段管理负责人,何云花用了5—6年时间,工资也从最初的保底1600余元到现在3600元基本工资+提成。

“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。”何云花说,每天骑自行车沿着崭新的水泥村路上下班,加班有加班费,周末能与家人在一起,这样的日子很享受。

“一年之计在于春,每年我都格外关注‘两会’,出台的每一项政策都与我们息息相关。”谈到未来,何云花描绘了心中的图景:希望企业早日上市,到那时,希望自己不再是纯粹的打工者,同时还能成为股东,收入更多,企业福利也更完善,也更有获得感。

“还希望每年享受探亲假,回老家看望父母,逢年过节,能用自己的劳动报酬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。”何云花说。(中国经济时报  唐平 钟述强 唐巍 张敏)